当前位置:首页 > 山东 > 风雅齐鲁 > 正文

【原创】走进江北第一梅园——十梅庵风景区

2016年04月15日 16:42    作者:丽川    来源:凯风山东    [纠错]

 

  阳春三月,乍暖还寒。青岛市李沧区十梅庵风景区春意正浓,位于风景区内的“梅园”万株梅花相继绽苞吐蕾,清香四溢,游人如织。随着一年一度中国青岛赏花会和青岛梅花节的举办,这里吸引了大量的中外游客。“梅园”已成为青岛市早春旅游的一道靓丽风景线。

  江北第一梅园——十梅庵风景区,确实是块风水宝地。绵亘的崂山支脉冬天阻挡住北来的寒流,谷口西向波光浩淼的胶州湾炎夏时节频频送来凉爽的清风,得天独厚的幽谷小气候区,蕴育着葱郁的松、竹、槐、柳和茂盛的山花野草,为“南梅北移”创造了优良的生态环境。

  梅是中国土生土长的花树,素为我国人民所喜爱,雅俗共赏。早在商周时代,秦岭地区就流传着“咏梅”的民歌,后被孔子收编到《诗经》一书中。如《国风召南》中的“才摽有梅,其子七兮”,又如《国风秦风》中的“终南何有?有条有梅”。由此可见,我国陕西秦岭、终南山一带,早在纪元前数百年就有野梅生长了。秦汉以后,尤其是唐宋时代,“咏梅”的诗句就多得不胜枚举了。

  (该图片来自网络)

  梅花不仅为文人雅士所钟爱,也为普通老百姓所喜欢。因为梅花的原始品种多为五瓣,符合我国古老的传统文化“五行说”,所以,寻常百姓家往往把梅花当作迎春、祈福的吉祥花。

  踏进梅园,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迎宾彩门左侧竖立的山湖石,上面镌刻着“国魂”二字,这是书画家岳石教授的手笔。观后使人想起许多古人“咏梅”的诗句:“万花敢向雪中放,一树独先天下春”、“铁骨傲霜雪,幽香透国魂”……

  “梅园”的西山之巅,有一巨幅摩崖石刻,上面镌刻着一个十几米见方的 “梅”字,笔力遒劲而飞动、庄严而灵秀。这是从宋代米芾的墨宝中摘录下来的,风格不同凡响,为梅园增色不少。

  为什么叫十梅庵呢?当地的居民讲述了一段优美的神话故事:在很久很久以前,从天上下凡十个仙女,来到崂山这个秀丽的幽谷,被这里的青山绿水、茂林修竹所吸引,在月光下翩翩起舞,留连忘返。玉皇大帝闻讯,派天兵天将来捉拿她们,十姐妹灵机一动,化作十株梅花,落地生根……又过了很久,从西蜀来了一位云游僧人,在十棵梅树旁结茅筑庵,从此便有了“十梅庵”。当然这都是流传在人们当中的神话故事。不过,这“十梅庵”确实有过,而且往昔的香火也曾盛极一时,后经战乱和浩劫变成了废墟,给人们留下的只是“十梅庵”这富有诗情画意的村名了。

  梅花性喜温湿、清幽的生长环境,原产江淮、珠江流域和秦岭以南及云贵山区。由于华北地区气候冬寒春旱,不利于梅花的育种和栽培,因此,自古以来就有“梅花不过江”的说法。明代学者、山林隐士陶宗仪在其所著《辍耕录》中曾有这样的记载:“初,燕地没有梅花,吴闲宗师从江南移至,护以穹庐,匾曰:漱芳亭……”由此可见,“南梅北移”的尝试始于400多年前的明代,但很少成果。

  上个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的春风唤醒了这片山川,这里建起了梅园。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林业大学教授、著名的梅花研究专家陈俊愉先生,以及他所领导的梅花研究中心的赵守边教授等,经过40年的辛苦钻研、实验,终于在北京地区成功地培育出一批抗寒的梅花新品种,为“南梅北移”做出了贡献。1992年,陈俊愉院士和赵守边教授与“青岛颐梅园林公司”(即青岛梅园)进行科研合作。在陈俊愉院士和赵守边教授的指导下,利用十梅庵幽谷小气候区的特点,进行了引种、选种、杂交、驯化培育新品种等一系列多种途径的实验,终于成功地总结出一套完整的“南梅北移”综合技术体系,突破了从南方移植梅花到华北,然后进行暖棚防护的传统老路子。

 

  经过多年的发展,“青岛梅园”已拥有抗寒梅花新品种试验田800余亩,共有腊梅、春梅1万多株近200个品种,其中包括“大羽”、“跳枝”、“美人梅”等世界稀有品种十几个。新世纪伊始,又培育出“桃杆小宫粉”、“崂山宫粉”、“银边飞朱砂”三个富有地方色彩的抗寒梅花新品种,并在《2001年国际梅花登名录》中注册登记,享誉全球。“青岛梅园”被农业部命名为“中国梅花之乡”。

更多精彩请关注“凯风山东”官方微博、“凯风网山东频道”微信公众平台:

【责任编辑:秀才】

分享到:
11.7K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