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山东 > Top > 正文

李洪志家庭秘史(组图)

2016年05月11日 16:32    作者:余氓 白衣子    来源:凯风网    [纠错]

  李洪志何许人也?邪教法轮功教主是也。

  李洪志自称:“8岁得上乘大法,具大神通,有搬运、定物、思维控制、隐身等功能……功力达到极高层次,了悟宇宙真理,洞察人生,预知人类过去、未来”。李洪志还说,他是“宇宙主佛”、“创世主”。

  李洪志到底是神、是人、还是?他从小就有大神通吗?

  笔者带你了解发迹前的李洪志及他的家史。

   

   

   

  李洪志及父亲李丹母亲芦淑珍

  先说说李洪志的父亲李丹。

  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父亲李丹1926年生于长春市团山堡,原籍河北省玉田县。1947年帅气的李丹和在长春新民医院学医的同学顾凤英女士结婚,同年底生下儿子小根(李万年)。一家三口挺过了1948年150天长春围困战带来的饥饿,却在1949年春天,李丹和顾女士离婚。李丹独自一人踏上了去敦化的路,也踏上了他一生的坎坷。回望民权大街(现新民大街),不禁潸然泪下。顾女士去了齐齐哈尔,刚满一岁的儿子小根留在长春。1949年敦化的冬天格外的冷,23岁的李丹走不出那无尽的寒夜,时时惦念着小根。李丹感染上了肺结核,不得不从林务局职工医院退职。

  1950年3月,无家可归的李丹,投奔家住怀德县公主岭镇的舅舅谷贺岭家养病。在舅舅和舅妈的悉心照顾下,7个月后李丹的病情日见好转。为了减轻舅舅家的负担,在镇上三道街开了间「康复诊所」。当时镇上的私营诊所非常多,公主岭镇卫生协会经常组织从业医务人员开会,学习党和国家的有关方针和政策,为公私合营做准备。李丹表现得很积极,每次卫生协会开会,李丹都准时出席。他人很招眼儿,英俊高大,眉宇间透着一股英气,长春来的,说话带着点京腔,没有一点“大碴子”口音(注:东北人常自嘲东北口音为“大碴子味儿”)。李丹很腼腆,话不多,碰到认识的女护士也会唠几句嗑儿(东北方言,“聊天”之意),但一说话就脸红。

  1951年初,卫生协会学习班上总会有一个文静的女士穿着干净的护士服,坐在窗台上,默默地注视着李丹,她就是寿山医院(私营诊所)的助产士芦淑珍。淑珍和李丹也有着相似的命运,也离了婚,前夫梁先生做过“伪警员”,据说后来被镇压了。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啊!两人虽然都心有灵犀,但那时候人们都非常羞涩,李丹和淑珍都不曾向对方表白。1951年5月,李丹求表哥谷发成的同学杨兆勋的爱人梁桂清当介绍人,梁女士也是寿山医院的护士。这样算是经过了牵线搭桥,李丹与淑珍相上了对象。淑珍每次去李丹家里都要拉上梁女士,害羞的很。秋天,李丹与淑珍结婚,小家安在西三街,东边是镇邮局,西邻裁缝赵九城家的成衣铺。

   

  李洪志母亲芦淑珍

  1952年6月李丹参加公主岭联合诊所,并被任命为河南、河北两街的诊所所长。7月7日,芦淑珍分娩时难产,原来在寿山医院和淑珍住同宿舍的大姐潘玉芳被请到家里,为淑珍接生。淑珍疼得实在难以忍受,潘大姐不得已为其注射了催产素。当婴儿生下来的时侯,全身发紫。这个婴儿取名李来,乳名“小来子”,便是后来的李洪志先生。在邻居们眼里,这个小家庭非常幸福,李丹和淑珍都念过书,很有涵养,对人也很热情。李丹没有架子,镇上有的街坊病了,李丹就拎上药箱,去患者家里为人看病;有的时候街道上小孩子夜里发烧,家长都是带到李所长家打针,李丹很受邻居们尊重。但在家里,李丹和淑珍常常为些小事儿拌嘴,淑珍总是唠叨李丹,一方面心痛李丹在外操劳,但又总希望自己的丈夫能有更大的发展。

  1953年6月,李丹从公主岭考到哈尔滨铁路卫生处作医师,后派到长春市长春铁路医院门诊内科工作,淑珍母子仍留在公主岭。虽然铁路医院的工作待遇好,而且很有前途,但李丹为了能把淑珍母子接到长春,11月份调到了吉林省国营贸易职工联合疗养所门诊部工作,一家人住进了单位的宿舍,一家人的幸福生活就要来临。但生活绝不会是符合简单逻辑的,淑珍在别人眼里是个贤慧的妻子,但她性格上很要强,为了家庭她放弃了公主岭的工作,她总是希望自己的丈夫做得更好,不断地抱怨。小家里吵架拌嘴的事儿就没断过。淑珍的性格有点固执,从不认错,有时李丹一气之下就搬到门诊医办室去住。事实上从1956年开始李丹和淑珍的关系就时好时坏,分分合合。这样的家庭环境对年幼的小来子造成了非常消极的影响,孩子不懂事常常跟着妈妈数落爸爸。

   

  李洪志大妹李君、二妹李平

  贸易系统不像铁路系统那样稳定,不断改制,李丹在1958年有将近半年的时间待在家里,9月份才被分配到长春市炭墨厂卫生所工作,一年后又调到长春市第一针织厂卫生所才算稳定下来。

  1960年11月11日女儿李君出生,1962年4月23日又生了女儿李平。当时“三年困难时期”刚刚过去,生活很苦,李丹的家庭担子也很重,但就在这年夏天,李丹夫妇离婚了。当时有人怀疑他们是假离婚,只有离婚才能保证孩子们的未来不会有家庭出身上的污点。因为那个时代的人常常有些“说不清”的问题,例如李丹的“历史问题”。李丹解放前叫李扬,曾用名李兴、李凤祥。在长春就学期间曾经加入过“三青团”。所谓的“三青团”,就是“三民主义青年团”的简称,在城里(国统区)上学的学生很多都是,但六十年代初却被认为是特务组织,李丹的几个曾用名自然也就成了“特务化名”。

  1963年6月12日儿子李东辉出生,从此淑珍一个人带着四个孩子靠李丹的工资生活,生活的艰难又有谁能知道!

   

  李洪志弟弟李东辉护照

  文革期间,李丹因所谓“历史问题”(被怀疑是伪警长、国民党建军、三青团员)被揪斗、进行隔离审查,被非法关押145天。所谓的伪警长其实是人们捕风捉影,把淑珍前夫梁先生的事安到李丹头上了。李丹绝对是个爷们儿,为了保护淑珍,也为了自己的子女,他默默承受。 1960年代末李丹与比自己小20余岁的孙女士结婚,但婚后不久就离了婚。

  1970年代初李丹经人介绍和长江路副食品商店营业员张淑春女士(1935年生人)结婚,二人一直生活在一起。李丹一生虽然有过四次婚姻,但他绝不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人,当初孙女士和张淑春女士都是因为看中了李丹的人品才和他结婚的。在一个大的时代里,个人的命运是多么的微不足道。

  1996年70岁李丹弥留之际,子女中只有李万年来到身边,他张开湿润的眼睛,心里还惦念着淑珍和另外四个孩子。淑珍始终没有弄明白对一个男人最大的羞辱无过于在他儿子的面前抱怨他,而最大的残忍无过于剥离父亲与他子女之间应有的爱。李丹再看了一眼病房窗外的新民大街(原民权大街),什么是对,什么又是错啊!

   

  李洪志二妹李平与前夫孙森伦在秦国

  注:李平女士的生日绝非1968年4月23日,即便是李女士刻意改小年龄,网络上借此嘲讽芦淑珍女士人品的做法也是不应该的。卢女士是一位品格高尚的母亲,一位法轮功受害者!

   

  李萍在泰国时结婚的丈夫孙森伦

   

  李洪志一家三口

  再说说李来,也就是李洪志。

  李来1960年9月至1966年7月间在长春市珠江路小学读书,父母离异在心理上带给他很深的负面影响,也因此留过级,但学习算中上等。李来在小学同学眼里的印象是老实,内向,不爱吱声(东北方言,“说话”之意)。同学们觉得他家跟一般人家不一样,没有父亲,母亲也没工作,至于他家的生活来源,没人知道。

   

  小学时期的李洪志

  淑珍就是太要强,她觉得即便家里条件再不好,也要让孩子们活得有尊严。他家不让任何一个人进,李来上小学时,没有一个同学进过他家。因为是医务工作者出身,淑珍有洁癖,不管外头多冷,孩子们放学回家,全身上下不扫干净是不让进屋的。她对四个孩子要求极严,特别是对李来总是批评,这一方面培养了李来极强的进取心和功利心,却也一定程度上塑造了孩子偏执的个性。

  因为家庭条件不好,李来是接触不到乐器的。但在那个“东风吹,战鼓擂”的时代,人人都羡慕会乐器的人。在珠江路小学李来的班主任杜万衡的办公室里挂着一把小号,李来就非要学,总是磨磨磨。杜老师后来就把小号借给了李来,不忙的时候,也对他指点一下。李来对学习小号演奏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和热情。

   

  李洪志在毛泽东思想战宣队吹小号

  1966年李来进入长春市第四中学读书,在文革那个令人癫狂的岁月里,李来改名李洪志。1969年10月前后,为了将来能够不下乡,李洪志从四中转学到长春市第四十八中学,加入了校战宣队(毛泽东思想战斗宣传队)吹小号。在那个年代里,只有两种情况是不用下乡的。一是打乒乓球,被各级体工队招走;二是搞文艺,被当时部队或地方的文宣团体招走。能够到部队去当文艺兵是最受人羡慕的,那时人们对于当兵的渴望远远超过能够进入大学去当“工农兵学员”。

   

  1970年3月总后勤部“八一”军马场政治处主任明宝元、干事路建雄来四十八中招文艺兵,招了三名学生,李洪志就是其中之一。四十八中战宣队辅导员张忠民组织校战宣队列队欢送。男女同学们上着绿军装,下穿蓝裤子,人手一本红语录,欻欻,整齐地喊着口号:“欢送,欢送,热烈欢送”。18岁的李洪志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了人们崇敬的目光,多年来心中的自卑感荡然无存。

   

  李洪志当兵吹小号

  热烈的口号是暖心的,然而生活的真实却是冰凉的。刚到军马场的时候,李洪志的性格一下子变了,变得爱讲话了,爱说却常常做不到。人有点孤傲,所以没什么朋友。军马场地处内蒙古兴安盟扎赉特旗巴音高勒苏木(乡)的草原上,条件艰苦不说,毛泽东思想业余宣传队的队员虽然穿军装但根本不算什么文艺兵,而是农牧工。李洪志被定为一级工,月薪32圆。李洪志走后,家里的困难就更大了。妈妈芦淑珍患有严重的心脏病,带着三个当时都不到10岁的孩子。为了能把李洪志调回长春,妈妈芦淑珍几次到军马场找领导协调,后来因为家里欠债太多无力再去军马场又两次写信求助。军马场政治处周瑞山主任被这个母亲的艰辛和诚恳所打动,帮助芦女士为李洪志开具了劳动局证明。

   

  李洪志与战友合影

  尽管淑珍和李丹已经离婚10年了,但李丹的家人还是很照顾淑珍的,觉得这一家子可怜。李丹的弟弟李仁(时任江西上饶市军区政治部干部)也通过战友帮忙把李洪志推荐到吉林省森警支队(总队前身)业余文艺宣传队。后来李平进入沈阳军区前进歌舞团和李东辉进入军事博物馆当讲解员叔叔李仁都帮了忙。1972年12月,淑珍找到森警支队文宣队队长宫长富和指导员门奎恩,讲了自己家里的困难,提出把李洪志调到宣传队。队里由宫长富和乐队班副班长赵新民一起,对李洪志先进行业务考核。考核的结果一般,因为当时队里汇集了许多富有才华的演员,如蒋大为等。但出于对淑珍的同情,也考虑到洪志只有20岁,好好培养培养,还是可以使用的。这样,李洪志从军马场调入森警支队业余文艺宣传队,成了乐队班的一名“专业”号手,这才真正当上了解放军。

   

  李洪志身份证

  当时的森警支队业余文艺宣传队有40人左右,有两个男生班,分别是演员班和乐队班,还有一个女生演员班。文宣队常年为连队和林业工人服务,出门大家背上乐器,同乘一辆“大解放 ”。文宣队没有创作人员,舞蹈、话剧、歌曲等都是自编自导自演,这种条件锻炼了队员们的创作能力。李洪志小号的演奏水平不算特别好,但是业务还算过得去,不是传闻中说的那样“演奏几首曲子,一首完整的都吹不出来”。文宣队的生活极大地满足了李洪志对艺术的渴求,他涉猎广泛,学舞蹈,学画画,搞木刻。尽管什么都不精,但在艺术宣传方面学到了很多很多东西。

  李洪志在部队表现的还是很不错的,人勤快,早晨起床打扫卫生,擦楼道,什么都干,算是求进步。1975年12月20日向组织提交了“入团申请书”,愿意“为实现共产主义贡献自己的一切”。后经团支部大会讨论,一致通过他加入共产主义青年团,当时的团支书是接厚芳(蒋大为的爱人)。1976年1月6日正式加入团组织。

   

  李洪志入团申请书

   

  李洪志思想汇报

  到了78年5月份宣传队撤销,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大家就各奔东西了,业务专长强的都考入各个文艺团体,业务一般都留在本市或者留在部队了,洪志当时,就留在部队招待所当了服务员。后来经中学老师介绍,李洪志认识了朝阳浴池的收款员李瑞。李瑞没有嫌弃李洪志的家庭条件,而是觉得他人品很好。两人结婚后,李洪志通过李瑞父亲的关系于1982年4月调进了长春市粮油供应公司吉林大街粮管所工会任干事(以工代干),同年6月女儿美歌出生。

   

  李洪志以工代干审批表

  1983年4月借调到长春市粮油供应公司保卫科任干事(以工代干),并于1984年3月经长春市人事局批准转干。在粮油公司上班的时候,洪志是公认的好丈夫、好爸爸,他几乎是天天接送孩子,开家长会都是他去。有的时候幼儿园有事儿不开园,他就把孩子领单位来,他照顾孩子照顾得特别好。

   

  李洪志在泰国

  这时的芦淑珍女士应该感到欣慰了,她是个成功的母亲。大女儿李君1980年进入东北光学仪器厂工作,二女儿李平在长春市第三中学毕业后,进入沈阳军区前进歌舞团当独唱演员,小儿子李东辉在延边艺术学校毕业后到北京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博物馆做了讲解员。一家人的幸福生活就要到来,30多年的辛劳总算是没有白白付出。

  然而,一家人的噩梦却即将开始,一家人的人生轨迹因为法轮功而改变。法轮功给无数的家庭带来不幸的同时,李洪志先生和他的家人也一样成了法轮功的受害者,铅华之下不过是无尽的寂寞和恐惧。在法轮功运动之前,李洪志先生一家人的生活,虽然坎坷,但富有人情味;虽然平淡,却很真实;虽然贫苦,但比之欠下无数孽债要好得多。因果有报,李先生就真的不信吗!(改编自《华侨时报》余氓先生的文章)

更多精彩请关注“凯风山东”官方微博、“凯风网山东频道”微信公众平台:

【责任编辑:秀才】

分享到:
11.7K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